嘴里还有一虾仁

240多粉丝了谢谢各位捧场呀,你们想不想听我唱歌啊?

(╥ ㉨ ╥`) 你们要是想听,那我就唱两句,要是没人想听就算了。

.._:(´_`」 ∠):_ …


沙雕故事   7

ABO设定    沙雕故事   7

      人物ooc预警       勿上升啊

(我觉得我应该说一下,我吃德云社里所有搭档的CP,偶尔都会提几句,但不会打上tag,毕竟写的比较少嘛,而且这个文里有黑道设定哦,类似于强强,时不时会插播,微信和微博,虚   构    的大家就看一乐)



“我怎么就不能来?”谢金起身走出屏风,并继续释放着信息素。


所有人都冒出了冷汗,好强!这是所有人的感叹。


李鹤东无语:都说了不要你出手,还

是不听我的。


“东哥是我的好友,我们最近在谈事情,本打算跟着他快速解决这件事没想到,你居然在。”谢金这句话是笑着说的,但是没有丝毫的温度。




“正好咱们的事上次没解决完,我们先去聊,我想东哥是不会介意的。”

谢金走到了刀疤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是拍那个力度还不如说是按了按。



“既然您开口了,我自然是要给个面子,那,您先聊。刀疤,看在谢爷的面子上,咱们俩的事就先放一放”

那个苍老又带着些许病态的声音从屏风后面传过来。





“既然东哥都开口了”谢金一把将刀疤从椅子上提起,顺时又往外扔了过去

“那我们就应该好好聊一聊,感谢东哥能给这个机会。”




“你算什么东西,放开我们老大”门外面那一群人的领头像谢金喊道。






“你又算什么东西?还有你们老大是自愿的,我们两个有事情要谈。”谢金迈开长腿就向外面走去。




“你闭嘴”那个刀疤居然向着自己的手下吼了一声“就跟我聊聊天,就聊聊天而已,你们回去吧。”为什么他那么消停?因为他向四周瞄在思考向哪个方向逃跑的时候,看到了无数埋伏的人。



这边李鹤东解决的很顺利,他也早有准备,早就猜到今天会发生这样的事,但他没有想到,谢金动手了,而且看起来他俩以前认识,刀疤还在谢金那里出过事。





解决完一大堆事儿,他们就开着车往住处走去。

“东哥,那个人?”张九龄问道。

“都让谢金带走了,他的手段,你们还不知道吗?那个刀疤正好撞枪口,有人替咱们收拾,这是好事儿,好事儿。”李鹤东回道。

“东哥,你回去一定要跟师爷好好解释一下,今天发生这种状况,不提前说是个A都是要炸的,师爷今天已经很淡定了,哎!您怎么还不提前说呢”王九龙说。



“我哪有那么金贵,再说了,我这不也没想起来吗?行了行了,你不用担心这个事,我们可以解决。”李鹤东有没有什么太大的情绪波动。




“东哥,这也就是你们家,如果张九龄没有提前把这种可能告诉我,我就能让他请一周的假不用去小园子。”王九龙掩盖不住自己的担心。


“行了,行了,王九龙,你好好开车就得了,这个事到此为止。”李鹤东说。


(据传言说,那个刀疤脸被送回到自己的地方的时候,外人看来神情有些恍惚也没有外伤,真的感觉只是一个因为某些事情没办妥,善后的聊天而已,只不过自那以后,刀疤见谢金连谢爷都不叫了,直接叫爷爷)



当天晚上:

“李鹤东,你可以啊!这种事情都不提前说的吗?”谢金进了门以后缓缓的走向了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李鹤东。

“爷们 ,这也不是能提前知道的,那么多完全准备只是以防万一罢了,您也在这个圈儿,应该也清楚。”李鹤东看向谢金。

“谢金,你你你,有话好好说,放你的白酒,干什么。”


“淦?你觉得呢?”谢金坐到了李鹤东的旁边,眼睛看着电视手臂自然的搭在李鹤东的肩膀上。

李鹤东:我去,这酒上头了。

“我觉得,听你的”我们动动还是很乖的,唉,主要还是因为老夫老妻了,生气也没什么必要。

“既然东哥开口了,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

谢金看着已经完全不想动了的李鹤东,揉了揉他的头发。

“你就不好奇我对他干了什么?”

“我一点都不好奇,我很相信你,而且你的手段很有名好吗?”李鹤东声音哑哑的。


“怎么有名?我怎么不知道?难道你不想亲自看一看嘛?”谢金又捏了捏李鹤东的脸。

“你是不是傻?你都是我的了,我着个屁急。累死了,快点睡觉,别碰我了”

“其实他欠了我挺多钱”

“哦”

“而且上次他摸东西没做干净”

“是吗”

“还是我帮他收拾的地,本来我就生气,自那以后,他一直躲我,没想到这回,爽!”

“嗯”

不一会李鹤东:(-_-)zzz

“好吧,做个好梦,我们明天接着聊”

谢金吻了一下李鹤东,关上了灯。

。。。。。。。。。。。。。。。

(;_;)

其实我不太想坑,就算是慢,我也会更的。

现在是开学季,你们懂的

┐(─__─)┌












这酒有毒!(六)

这酒有毒!(六)

(陈情令(部分演员)因杀青聚会上喝了假酒穿越到魔道祖师)

是一个沙雕故事

(●°u°●)​ 」大家看开心点就好了





“公子~公子~找到啦~找到啦~”娇娇特别做作的跑了过来然后拉住了温晁的手臂。






温晁内心:(´-ι_-`)我完了,完了,老冯的眼神都实体化了,QAQ还有这个娇娇没有小卢妹妹好看,早知道就把小卢拉去聚会了。






来到了洞口,众人走了下去,下洞的过程中绵绵踩空了一脚,温晁下意识的提了一下,再看娇娇……




战羡:“完了,我估计一会儿王灵娇又双叒叕要作妖了。”




“你不要冲动,我不想你受伤”博叽一把拉住了战羡。




“放心我知道怎么办了,别担心”战羡捏了捏博叽的手,让他放心。



下到洞穴底部后众人看见了一个水潭,剧组众人都不约而同的站在了离那里比较远的地方。



突然一个像蛇的东西把头伸了出来张开嘴就把一个离得最近的人叼进了水里,人群炸了。




“公…公子这,我们怎么……”没等那个温家人说完,战羡一把把温晁拉到了身边,用剑抵住了他的脖子。



“想让你们公子没事?温逐流你现在就自封灵力。”


“你放开公子”温逐流赶紧动手自封了灵力。


玄武又将头伸了出来向魏无羡的方向咬了过去,温逐流趁着魏无羡慌乱的间隙一下子抱回了温晁,转身就向洞口走去。


王灵娇看见势态不好赶紧向洞口跑去,到坡前还不忘把自己手中的铬铁抛向了绵绵。


但中途就被一道红色的剑芒打落到了地上,大家都看向了战羡,战羡向博叽一脸得意的抬了一下下巴。




博叽一脸黑线[内心]:这有什么好骄傲的吗?哼(ノ=Д=)ノ┻━┻,魏远道是吧。。。。

王灵娇的表情非常难,用力的跺了一下脚,然后快速的拽住了上面的绳子。



“快!快封住洞口,不要让他们出来”一脸狰狞的温晁,向旁边的侍卫大喊道。


底下众人:我们现在只想拍手叫绝,这演技太好了,这才是所谓的自杀式表演啊!


其他人自然是慌了,“他们把洞口堵上了,我们怎么出去?”



“潭中有枫叶”博叽一本正经的说。





战羡一阵无语:“他的意思就是水潭里有枫叶如果没有其他的出口的话,这些是从哪进来的,意思就是底下可能会有出口。”





然后就看向了蓝忘机表情上明显写着:你多说两句话会怎样啊?



博叽看了一眼战羡,竟然把头转了过去。王一博:哼,不愧是我





在其他人的眼里:果然蓝忘机跟魏无羡的关系一点都不好,这两个人绝对是死对头了。

“你看看魏公子是不是在挑衅?”

“我看就是了!你看看蓝二都不理他”

“我感觉这俩是死对头”

“我也有同感,以后他俩关系肯定不好”





其他知情人士:你们随便猜,继续猜,反正你们绝对想不到。

“我下去找”江城边说着边走向了水潭

“你们几个拖住他。”

金子轩:“放心吧”

魏无羡:“没问题”

蓝忘机:嗯






其余众人:

“看吧看吧,他们蓝家和江家肯定关系一点都不好”

“你看哦,金家和江家关心就看起来很好”


“我给你们讲,他们不是去蓝家听学了吗?我们家也有人去了,有一天傍晚他看见蓝曦臣皱着眉头,一脸严肃的把江澄拽进他的院子里了……”那个人一脸正经的停了下来

“然后呢?快说快说不要卖关子。”

“别急呀,他看见了江澄脖子上有一道红色的勒痕,还有他手上,居然都紫了,那得用多大力气啊!你说得有多激烈啊,这打的。”讲的那个人表情那个感叹




“你们这些人不要再聊天了,不帮忙就赶紧走,跟着我走”江澄已经上来了。






那些议论的人看到他就瞬间闭嘴了,然后就乖乖的跟着江澄走了。

“喂,你们两个可以吗?”金子轩向他们他们喊到。

“这已经差不多了,走吧,别让别人太怀疑”魏无羡说。


本来他们三个人就已经将玄武的体力耗费得差不多了,他们两个人动手就容易多了,也提前的把那把剑给拔起来了。

“一博,我要听歌”战羡扯了扯一博的袖子。


“所以说哥哥是在撒娇吗?”王一博使用了贴耳攻击?

。。。。。。。。。。。。。。


这次有温晁的暗中保护,江澄回家容易多了,但可惜的是,他一直没有见到温晁,听温逐流说:是劳累过度。


江澄:哦(´-ω-`)


于是就比以前提前了几天,找到了他俩。蓝忘机(被迫)去了清河,魏无羡回到了莲花坞。

他们把温逐流带进莲花坞的时候,蒋江夫人差点把他们三个的腿抽断,虽然江叔叔也不是很淡定,但还是劝说,把事情都解释完了。


江家夫妻内心很惊讶,但还是选择相信了孩子。


大摇大摆的温晁,闯进了莲花坞,嗯,表面工作都做的非常完美。


这两位也被送到了清河,在道路上,江宗主说:“那位温公子,他是?”


“父亲你不用担心,他是自己人,等一切尘埃落定他自然会暴露身份的。”


大哥表示:我们清河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这次真是太热闹了。呵呵→_→


那有什么办法呢?哼,唯一以为知道真相的家主,真不容易。

。。。。。。。。。。。。。。。。

(´-㉨ก`)晚安

开学季,大家懂的T_T

(我要推进度,我想写点甜甜的日常Ծ‸Ծ)









明天两个都更新(本消息更完删除)

吴邪费洛蒙发病梗

盗墓笔记

吴邪费洛蒙发病梗

 


(当年心血来潮想写这个,特别短,有什么错误,请见谅)

   

第一人称

慎入

   



我早就想到自己会这样,但没想到会这么快,当我站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腿在发软,眼前逐渐变黑,当意识到自己什么都看不见了,本能的去找一个支撑物,来回摸索,却什么也没触碰不到。




我只好向后面的墙靠去,心突然快速的跳了起来,这种感觉让我呼吸困难,贴着冰凉的墙,大口喘着粗气,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可是眼前仍一片漆黑,这时腹部传来一阵阵收缩感,我忍不住干呕起来,用力捂腹部沿着墙慢慢的蹲了下去。

         



我感觉到小腿的血管开始胀痛,我有预感自己的腿马上就抽筋了,都这样了挺着还有什么用?


干脆一下子躺到了地上,所有的血管都在胀痛,在这几乎模糊的感官意识里,只有脸上肌肉的抽搐,让我感觉的一清二楚,似乎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流了下来,流到了我的嘴唇上,淌进了我的口腔里,腥甜腥甜的。


心脏还以不正常的规律跳动着,那种感觉让我窒息。

        


我甚至没有办法移动一根手指,明明是正着的,但什么都看不到,留给我的只有一片漆黑。


在昏厥的前一秒,我又一次感受到了人的身体是多么的脆弱,多么的不堪一击。

       


  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口腔里和胸腔里的痛感提醒着我昨天发生过的事。

        


那又怎么样?我必须坚持下去

       

            


(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一篇文章了,以前删了又发,发了又删,最后一遍不删了。根据真实事件改编,有大量的夸张成分)


这酒有毒!(五)

这酒有毒!(五)


(陈情令(部分演员)因杀青聚会上喝了假酒穿越到魔道祖师)

是一个沙雕故事

(●°u°●)​ 」大家看开心点就好了




中毒不深


第二天早上我们的聂导发现自己的早餐很丰盛。




他满意的笑了,兄弟们还挺给力这次合作这么愉快下次才有发展的可能。




经过昨天晚上的事,有几位朋友,感觉不是很好,现在我们来采访他一们一下。



(乱入:你们有何感想??

战羡,大成子,宋岚,温晁:后悔!非常后悔!就当是那一个举动,现在疼得要死,后悔呀,后悔呀(┯_┯))




这一次,虽然大家都喝酒了当然没有人会去领罚,冷泉自然就是没有泡成的,能感觉到某位同学有些(很)遗憾。




大家都回到蓝家了,白天听完学,晚上自然又聚在一起了,不过这一次是聊正事。



大家都来到了寒室,因为没有外人,所以都很随意,几乎都在吃零食,如果其他蓝家人看到了,绝对会很震惊。


。。。。。。。。。。。。。。。


战羡首先开口了,他看着温晁说

“时间进展的很快马上你们温家又要搞事情了,说吧,你准备怎么办?”





“大哥不让赞锦老师去当卧底,说最后一刀让温逐流补,暂时只有这一个方法。”温晁无奈的说。




“这也是个办法,到时候就编一套说词然后昭告天下你是捡的温逐流是卧底之类的,然后你俩成功洗白”聂导一脸无辜的摇着扇子。



“纪李你不厚道啊!你大哥就是这么跟我们说的,看来这又是你出的主意。”本来靠在温逐流身上的温晁一下子弹起来了,瞪着聂导。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聂导用扇子挡住了下半边脸,但仍藏不住笑意。




“呵呵→_→,我信了你的邪,糟老头子坏得很”



。。。。。。。。。。。。。。。。




“莲花坞呢?云深不知处呢?这两个地方怎么办?江澄接着问到。





“藏书阁的书已经开始转移了,大哥和三弟在帮忙了”蓝曦臣拍了拍江澄的大腿叫他不要担心。




“莲花坞也不用但心,只要让江宗主江夫人配合一下了,我们要诈死,这样才不会让温家怀疑。”温逐流说。





“看来你们是都商量好了,提前知道就是好,看来能减少好多不必要的损失,不过为什么要让江叔叔和江夫人诈死?你们两个不是更方便一点?”金子轩问,真香同学,你是现在就想提亲了吗?






“真香想你是不是傻?真不放心把师姐交给你,如果他俩死了,谁来杀温宗主?除了他们谁去当卧底都不保险”战羡一脸嫌弃,就差说一句,你这个憨憨了。







“行行行,我是憨憨,你说我是啥我就是啥,等听学回去,我就向江家提亲,我会一直保护阿离的,相信我”金子轩非常坚定的说。





“江澄,你放心吗?”魏无羡笑着转向江澄。



得到的只有一个表情:

        。。。。。。。。翻白眼








“阿澄,阿羡你们别调侃你们姐夫了”江厌离走到了金子轩的旁边说。








金子轩握住了江厌离的手“在剧里我先走了,这次不会了,让我护你一辈子好不好?”








“金子轩,你别以为我姐姐喜欢你,我和魏无羡就会对你下手轻点儿,你要是对我姐姐不好江家可是不会放过你的”江澄放着狠话,但能看出他并没有不开心。






蓝曦臣揉了揉江澄的头发,抬起头冲着金子轩说“蓝家也不会放过你。”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所有人都很开心,因为大家都在,没有人会死了……





。。。。。。。。。。。。。。。。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各位世家子弟刚回到本家,就收到了金家向江家提亲的消息。


虽然多数人都感到疑惑,原来不说这两家关系不好吗?但既然人家自己已经提亲了,关他们外人何事,只不过又有多少小姑娘要伤心了。


三位小仙们的小姐聚在一起聊天。


“原来金少爷也不是很抵触这件婚事吗?”



“谁知道呢?这回回来就立刻提亲了!”


“公子可是世家排行榜第三,居然要成亲了,我好伤心。”


“没事儿,还有世家公子榜,其他几位呢。”


“你俩够了,像咱们这种小仙门的人,哪能高攀他们。”


“他们不是经常出来夜猎吗?说不定哪次就碰到了。”


“就是就是一见钟情什么的。”


“你俩能不能清醒一点?他们就算看上对方也不会看上你们俩的

╮(﹀_﹀)╭”其中一个人对另外两个特别无语-_-||。







。。。。。。。。。。。。。。。




云深不知处的所有藏书转移完毕,蓝氏双璧的父亲和叔父,也被他们安排去了清河,起先这两位是绝不同意的,但是经过了聂导的洗脑也就默许了。



和书里说的一样,苏涉还是背叛了蓝家,不过这次只有蓝忘机被伤了。



见藏书和主要的人都已经转移,温家气急败坏,一把火烧了云深不知处。


大家到了岐山以后,都非常担心博叽,毕竟这是唯一受伤的。



我们的演员们,用精湛的演技和熟练的配合,成功的激怒了温晁,恭喜他们一起去“挑粪”了。


在一个隐秘的房间

“魏无羡,博叽怎么样?云深不知处,我们实在没有办法了,因为已经派他去了,我没拦住。”温晁非常自责。





“不是你的问题,这是原著的剧情,我们就算是想改,也不能改太多。”博叽开口了。

“这个伤有了你们的药,几天就能治好,但如果让别人起了疑心,我们恐怕结局会更惨。”




“我们现在必须顾全大局,贺鹏,他能在这里养多久?”战羡问道。



“我对外说,把你们关起来了,五天最多五天。到时候你们装得像一点,我和温逐流会来帮忙。现在最主要的是帮他养好腿伤,时间紧急,我们先走了。”温晁说着向外走去。



战羡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对他说“加油啊!你们!都说你演技好,别掉链子!”



温晁停住脚步点了点头。

“当然了,现在的我们可是同生共死,这种事情捅出去谁都活不了”



。。。。。。。。。。。。。。。


到了屠戮玄武的时候,蓝湛的伤好的差不多了,其实大家重新看到他俩的时候吓了一跳,这俩人衣服上都是血,脸色特别苍白,就感觉像是打了仗一样。



但是其他人不知道这是用精湛的化妆术和精湛的演技伪装出来的呢。


“看到没?你们这些人,不听话,就是这俩人的下场”温晁一脸鄙视的说。


路上……



温晁抱着娇娇骑马,那些不知名人士当然不认为不正常。但是这群小伙伴们,他们都在盯着温逐流。






聂导,江澄和金子轩的对话

“那个娇娇难道感觉不到有人在死盯着他吗?他难道不慌吗”聂导悄悄的对金子轩和江澄说。


江澄:“我觉得最慌的应该是温晁才对。”


金子轩:“他现在很危险,感觉腰不是很好的样子。”


三个人一边聊,一边偷笑。



“一博,我为什么感觉温晁在作死?温逐流的眼神都实体化了,他确定他还想要他的腰么?”战羡对博叽说。



“注意称呼,被人听到就不好了”  博叽说  “贺鹏小同学是一位尽职尽责的好演员,演技是真的好,我感觉温逐流已经信了。”


“唉,你说这不自己作死么?自作孽不可活”战羡无奈╮(╯_╰)╭



“你们这些人,聊什么聊?不许偷懒,赶紧给我找!”贺鹏一脸凶狠,反正看着十分欠打的样子。


那位娇娇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拿着烙铁在一旁看着。



众人:贺鹏小同学,你等着!别看你现在这么横,哼,温逐流会制裁你的!


温晁:说实话,这一路上我都后背发凉,但是我是个出色的演员,我要演的像一点,代价就是有点腰疼。








来了_(:з」∠)_


肯定跟原来性格有些不一样,因为都是演员,所以大家可能会更活跃一点,或者是更深沉一点,但是他们在别人面前会演的,如果他们自己人的话,就会随意一点。


今天很明显了,一半一半,一半在清河,一半就在这了。



最近时间真的比较紧(///ˊㅿˋ///)

见谅哈









































我自己动手,自己动手
咕咕咕咕咕

兴风作浪

《回还-归墟》下

“你仍是清风明月晓星尘

我不再是十恶不赦薛成美”

(下)

把针刺入肉中痛不痛?痛,当然痛了,何况是最重要的穴位,偏一点点就可能会废一条筋脉,稍有不当自己的命可就没了。





疼这种东西早就不怕了……

回到义城后每天清晨他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帮晓星尘擦擦脸擦擦手,无比小心的样子让人感慨万千。

做完这一切,薛洋从怀中取出一支银针向自己刺去,他的脸上并没有波动,就好像没有痛觉一样。

平常心他还是会像以前一样去买菜,只不过身边少了一个人罢了,砸摊子的事情也越来越少。

金光瑶隔一段时间就回来看看他直到有一次薛洋对他说:

“金光瑶,阴虎符我还原了这半块,等我死了你就拿走。”


“等你死了?薛洋!什么意思?你从书里撕走那段写的到底是什么!”金光瑶一把拽住了薛洋。


“不用担心,你我的目的没达到之前我是不会死的,其他事情你也不用问了”薛洋拿开了他的手。




金光瑶叹了一口气,心里想:没有可能改变他的想法了,让自己和他的目的都能达到,那么就顺他来吧……

“喂!小矮子如果十年之后,我还没有死你别忘了,杀了我。”薛洋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是笑着的

多年后当金光瑶得到薛洋被杀了的消息时候,他的内心并没有很大的波动,他甚至还有些庆幸,不是自己动的手,明明早就知道了结果。在密室中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阴虎符,把酒倒满,然后摔向地上。

“薛洋,再见了,不,是再也不见”

《回还-归墟》

残页:提供献血的人十年之内必须被他人杀死,否则此法术效用全无。


。。。。。。。。。。。。。。

含光君砍断我手臂的时候,我甚至还有些开心,这样死了,似乎也没什么遗憾。


虽然一开始对夷陵老祖没抱太大的希望,但还是有点可惜吧。

最可惜的就是我不能再活着恶心他了。

不过晓星尘醒了之后会不会更崩溃呢?知道了我做的这些事情。

也不知道副作用是什么?反正我也看不到了,如果是失忆的话,他忘了我,那真是太无趣了。

那也好,记住我也没什么用了。

薛洋不怕死,只怕无聊的活着。

雪夜送伤口里有处疼吗?我感觉不到了。

我笑着看向了我这那只紧握这糖的断手。

道长你知道吗?薛洋也有心

。。。。。。。。。。。。。。

当马车将要压过我的手的时候,有一个一身白衣的人挡在了我面前。

“这个孩子干了什么,你们要如此对他。”

那个白衣服的人把我抱走了。

顺便将他们的马车悄悄卸下来一块儿。

我看着他然后愣住了

“你……”

“从现在开始,你不会再做任何坏事,以后的事情都不会发生”

白衣人轻声对我说。

“可是我以前……”

“ 那是已经不存在的事情了,何必再留恋呢,不会发生了”

重新来一次也不错,这个副作用也蛮好的,这次是不是就算在对的时间相遇了?




是不是我的名字也可以出现在你的旁边了呢?

多好

“你仍是清风明月晓星尘

我不再是十恶不赦薛成美”

很短 真的很忙,都没有时间写。

_(:з」∠)_

但是有灵感的话,就会非常想试一下。

大家就看着玩吧

甜死了
我~(。ò ∀ ó。)